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唱响网上主旋律 >> 文化理论 >> 网络对思维方式及思想发展的正负面影响

网络对思维方式及思想发展的正负面影响

更新时间:2012-12-28 17:10:25  来源:北京日报

    主持人:在当今信息时代,互联网作为信息技术发展进步的产物,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哪些突出变化和影响?

  陈力丹(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随着博客、播客、微博客等“自媒体”形式的出现,网络进入Web2.0时代,网民可以成为信息的采集者和发布者,传统的传者和受者的单向关系被打破。在当今网络时代,社交性媒体将虚拟的网络社会变成为一个熟人的社会,将人际交往中的感情加入到网络中,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网络在解决社会现实问题中的作用。

  曹进(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睡眼惺忪,先拿起手机看几眼微博然后再起床;上班时间赶到单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上网、挂QQ、挂MSN、挂飞信,顺手打开浏览器看看新闻,逛逛社交网站;通勤车上,快餐店旁,地铁站里,利用移动数据网络继续进行人际交往或打几盘在线游戏来消磨时间……这就是网络时代,这就是现代一部分人的生活状态。

  邓伟志(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人有高级意识,有思想。谁都知道,作为思维器官的大脑是不会凭空想象的。思想需要原材料,需要半成品。大脑这个加工厂所需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就是信息。有了丰富的信息才会有去粗取精的比较和鉴别,才会有由此及彼的推理、联想和创新。今天的网络,既是信息源,也是信息道、信息流,既有原材料,也有半成品。电脑是人脑的延长,其社会意义比火的发明,比弓箭的发明,比铁的发明,比蒸汽机的发明更伟大。从初露的端倪看,网络打破了信息垄断,缩小了“先知先觉”与“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之间的距离,带来人际关系扁平化。

  吴万伟(武汉科技大学外语学院翻译研究所所长):作为新型的传播媒介,网络为人们提供了自我表现、接触信息的机会以及相互交流的便利。国外有学者认为,网络让信息限制更困难,让人专注于研究前沿而不是重复别人做过的事。互联网应该被看作图书馆,偶尔到里面找素材带走,到一个时间和空间不受干扰的地方思考以便有机会创造出真正有趣的东西来。互联网的一大优点就是包容性,可以大幅度提高信息使用的机会,有利于开展大规模的合作活动。

  沈杰(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当互联网嵌入我们的生活世界后,它很快就成为了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为满足人们认知需要的一个全新世界。认知需要本来属于人的高级层面的需要。然而,在当今迅速变化的时代和日益复杂的社会中,认知需要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基本需要。当今时代,人们处在各种信息交汇的海洋中,要对某一信息进行识别,以消除不确定性,则需要另一些信息来辅助,互联网恰恰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认知需要。从一定意义上说,互联网好似一个巨大的、随时开放的、平面的、非常便捷的、提供新知的图书馆,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搜寻自己所需要的知识或信息。

  互联网使人类社会的思想生产模式发生了变化

  主持人:近年来,关于网络对思想带来的影响问题,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国外有学者提出了诸如“思想迷失在网络中”的观点。那么,怎样深入认识网络对思想的影响呢?

  沈杰:从人类思想发展进程的特征看,人类思想生产模式正在发生变化。早先时期思想生产模式的特征表现为由思想精英独立进行生产,然后向社会大众推广传播,因此,思想生产的过程是相对封闭、相互隔绝的,也是不透明的;而当今时代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思想生产模式的特征表现为:除了思想精英之外,社会大众也参与了思想生产,这种过程是开放性、互动性的,也是透明的。诚然,这种思想生产的模式及其特征也反映出当今时代思想大师稀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思想大师的特点是其思想的独特性、体系性,而在当今快速变化的时代氛围和大众社会的境遇中,构建独特的思想体系已经成为一件越来越困难的事。这样一种开放的环境将会产生一种积极的机制,即多样性思想氛围的形成,其最大作用在于形成多样化的审视角度和评价体系,不仅激发人们努力探索和思考,而且促进对各种思想的甄别和鉴定。因为丰富的知识或信息环境,有助于促进人们心智的成长。

  吴万伟:但是,国外学者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中,有一种观点认为网络对思想带来的是消极影响。因为互联网的即刻性让人加快速度,但实际上生产率更低,思考更少,更难以对付生活中的问题,结果把真实和时间从我们身边夺走。深刻的阅读与思考密不可分。在持久的不受干扰的阅读和思考中,我们做出联系、推理和类比,形成自己的观点。如果失去了这个安静的空间或往里面注入了别的“内容”,我们将失去不仅对自己而且对文化都很重要的东西。随着我们越来越依靠电脑传播和表达观点,最后连智慧也都会变成人工智能,我们也都将变成机器。

  具体到每个人,网络对思想带来的消极影响主要体现在:一是认知能力削弱。互联网的迅捷和内容丰富带来的一大副产品是扰乱注意力,让人无法专注于某个事物。对此,有学者指出:“我们正从个人知识的学习者演变成电子数据丛林中的猎人和采集者。”“跳跃式”阅读替代细嚼慢咽,人们丧失了阅读长文章的能力和耐心。我们获得了信息,却因此可能破坏认知能力、从事抽象的批判性思考的能力。二是失去独处能力。学者威廉·德莱塞维茨指出:照相机创造了明星文化,计算机创造了联结文化。技术把我们的隐私和注意力拿走了,也把我们离群索居的能力剥夺了。“或许我不应该说剥夺,我们是心甘情愿地,急不可耐地要扔掉这些财富”。三是集体思维代替个人思维。随着网络更多的个人化和社会化,人们可能面临着更加消息闭塞的危险。互联网使得用户可以寻求他们已经同意的观点或者消息,创造出在线信息隔离区,不同派别和圈子的观点很少混杂。总之,互联网促成了很多问题,但它并没有同样多的解决办法。因而,有学者呼吁:“我们要停止搜索,开始思考。”
 
    网络带给人们极大便利的同时,也消解着人们的理性思维

  主持人:那么,网络对人们的思维方式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陈力丹:新媒体深刻地改变了原有的社会思维方式和交往模式。新媒体对传播时效的推进,加快了社会的整体节奏,快节奏、高效率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新媒体的全时性特点使人们时时保持一种待命状态。新媒体趋向无限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也可能会将人们引向思想的迷失。网络搜索引擎的出现,对人们的思维方式带来冲击,人的记忆方式也在发生变化,更多的选择记忆在于重要的信息点和信息的获取路径。信息渠道的扩展当然是好事,但众声喧哗中如何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而不仅是表达,则成为新的挑战。新媒体的传播方式对传统的传播模式是一种解构,其话语方式更多地表现出反规则、碎片化、去中心的特点,嘲讽、质疑等成为新媒体中常见的风格,解构着现有的语法规则和话语结构。

  吴万伟:国外有学者认为,互联网时代,人类社会框架没有变,基本社会结构仍然和一千多年前一样。互联网并没有改变思维方式,是我们的思维创造了互联网而不是相反。互联网虽然改变了人们的思维习惯,但这和改变大脑是两回事。五千年前人类发现了如何阅读和写作,三千年前发现了逻辑,五百年前发现了科学。这些革命性变化都没有给人们带来基因上的变化。互联网不是对我们思维的威胁。

  曹进:网络在时空上的突破,使我们更倾向于无结构的观念和非理性的思维方式。这种开放、多元、虚拟、强调个性化与交互式的特点,使我们的思维也随着技术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

  但是,网络对我们思维模式的不利影响,也值得重视。美国学者卡尔指出:“互联网正在把我们变成高速数据处理机一样的机器人,失去了以前的大脑。”缺乏创新、没有耐心在某种意义上都与信息爆炸有关,我们不断被信息化浪潮冲击,信息焦虑促使我们担心错过什么消息,我们不断攫取信息,但很少进行深刻思考。网络媒介带给人们极大便利的同时,又消解着人们的理性思维,使人变成了懒得思考的“平面人”。而且数字化复制的简单性使得重复信息、垃圾信息呈爆炸式增长,“海量”信息不一定有海量价值,反而使我们面临信息匮乏的境地,也导致了思维的简单化。具体来说:

  其一,计算机的多任务处理能力与互联网的超链接特性让我们更加容易走神或心不在焉。在虚拟空间,我们打开几个网页,在浏览、聊天、查阅等行为中跳跃同步,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思维总是被其他的想法占据,难以全神贯注。

  其二,互联网的知识储存和查找功能助长了我们的惰性,有了问题就“百度”或“谷歌”一下,我们不必记忆什么,因为任何知识都可以通过“复制”加“粘贴”来完成。由此,浏览代替了阅读,查找代替了思考。浏览和查找在强化我们的视觉处理能力,同时也弱化了我们深度思考和创造的能力。懒得思考、疏于记忆、不思创新成为一种普遍趋势。

  其三,微博客造就的“微”文化使得我们的注意力更加分散,生活也更加碎片化。我们的思维方式更加感性,理性思维能力下降,思维方式容易变得简单、浅薄。

  其四,伴随网络的飞速发展,新型的人际交往方式正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和思维方式,传统的面对面互动交往方式也迅速被社会网络与虚拟社交逐渐取代。

  不断实现自我完善与自我控制,让网络最终成为人类思想延伸与交流的利器

  主持人:那么,面对网络对人类思维及思想产生的正面和负面影响,我们又该如何趋利避害呢?

  曹进:网络作为一种媒介手段本身没有道德价值评判和思维驱使能力,网络传播对人类思维方式影响的核心在于作为网络使用主体的“我们”如何自我节制,调节适应对信息的欲望,实现自我完善与自我控制。与任何其他事物一样,网络也处在不断运动、发展与变化之中。一分为二地分析网络对人类的思维能力的影响尤其是负面影响,这本身就说明人类具有不断反省与反思的能力。正是这种辩证思考的能力使得我们能够趋利避害,逐步地进行自我节制与自我完善,让网络最终成为人类思想延伸与交流的利器。

  沈杰:互联网的产生和普及,正在导致一个公共领域的兴起。对于这个领域,则是用此前的行政管理和市场管理方法或手段所不能完全有效涉及的,因此,需要从社会管理创新的角度、运用崭新的理念及措施来面对互联网带来的新现象、新问题。而在互联网的日常管理中,思想或文化活动给以往社会管理模式带来的挑战可能是最大的。从根本上说,互联网的问题不在于互联网自身,而在于创造并使用互联网的人类。而这一点常常被一些对互联网持悲观论的人们所忽视或遗忘。从一定意义上说,互联网的问题也是由如何看待互联网的理念所界定出来的,因此,如果看待互联网的理念发生了变化,那么互联网的问题也就会发生变化。

  邓伟志: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是互动的。我们要“立网法”、“倡网德”,弘扬健康的网络文化,推进网络文明。“慎独”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没人在场与有人在场一个样”是一种优良作风。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决不应利用网络匿名的方便去干那种昧良心的事。我们要敢于和善于摆事实,用事实之火把虚假的薄纸烧成灰烬。“真善美”战胜了“假恶丑”,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必将交相辉映。
 
    在信息化时代,互联网使学术研究的传统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

  主持人:学术与思想密切相连,那么,网络对学术研究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安启念(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在网络社会,因获取与传输信息的便利,学术研究领域也出现了崭新的变化。信息的传输因网络而变得易如反掌,这为学术交流提供了以往难以想象的便利。获取与传输信息的便利极大地促进了学术研究,我国学术成果数量的激增就是很好的证明。但是,就学术研究而言,网络也有其负面作用。

  首先,它使得读书似乎不再重要。这不仅表现为纸质书日渐成为“收藏品”,更表现为获取资料日益依赖网络。通过网络搜索,人们可以十分方便地获得所需资料,与读书相比事半功倍,所写文字可以掉上各种各样的中外文“书袋”,显示出更多的学术性。

  其次,借助网络,人们可以用工业化的手段制造科研成果。在网络上海量的科研成果中找出自己所需要的,然后在文字上加以巧妙的排列组合,一篇自己署名的作品便可问世。这种现象,不能说已经十分普遍,起码是并不鲜见,以至于研究生学位论文在送审之前在网络上“查找重复率”已成为必不可少的工序。抄袭现象已是今日学术界的顽症。你用网络查找“重复率”,我同样可以用网络应对:作者自己能在送审之前借助同样的软件查找有抄袭嫌疑之处,然后对有关表述作技术上的改动,使抄袭痕迹得到有效掩饰。

  王海光(中共中央党校教授):互联网的出现,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使过去治学的学术传统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是大量的知识信息进入公共空间,带来了知识水平的平质化。二是各种来源的杂乱信息真假难辨,带来了知识辨别的复杂化。网络既扩大了知识来源,也带来了真假信息,对学者的学养是一个更严格的考量。

  网络带来了获取知识的便捷,也给偷懒取巧的文抄公们带来了抄袭的方便。实际上,学术研究是一个知识积累的过程,不会有平地起高楼的事情。但只要是做过学术综述方面的工作,清楚学界的研究动态,是能够辨识出来真伪高低的。网络时代的学术泡沫化现象严重,特别需要专业化的学术批评。而能不能做专业化的学术评论,也是对学者学术能力的一个基本要求。

  安启念:网络的负面作用对学术研究构成了一定威胁,在一定程度上损害创新能力的培养。近年来,我们国家显著加大了科学研究方面的投入,但是,真正有创见因而推动了学术进步的精品却少之又少。创新是学术的生命。在科学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的当今时代,一切竞争归根到底是创新能力的竞争。了无新意的学术成果再多也是没有价值和意义的,它的泛滥只能制造虚假的学术繁荣。

  王海光:但是也要看到:在网络时代,学问有道者,可以畅游无碍;学力不足者,可能就会淹没其中。在现实世界中的专家学者、教授博导,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都要重新接受考量。是真才实学,还是一知半解;是名副其实,还是滥竽充数,在网络上一晒,立见分晓。网络要把有名无实的专家教授打回原形。实际上,要了解某位专家,只要上网查看一下姓名,如果五页之内看到的只是参加各种会议而看不到文章作品,那就是江湖学术的孙行者无疑了。网络极大地提升了社会知识更新的速度,要求学人既要有知识的广博,更要有学业的精深,取不得巧,偷不得懒。同时,网络也提供了与国际学术规范接轨的一个广阔的学术平台,能够促进本土学术径直地走向国际化。这都是鞭策学人规范学术行为和提高治学水准的有利因素。

 

 

 

 

分享到:

[政府部门] 工业和信息化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 科学技术部 | 商务部 | 文化和旅游部 | 公安部 | 民政部 | [更多]

[相关机构]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 中国工程院 |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 政务和公益机构域名注册管理中心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 |             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 | 12321举报中心 |

[国际组织] ITU | ICANN | ISOC | IETF | APNIC | IEEE | CERT | IGF | SPAMHA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