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专题 >> 全球首个IPV6日 >> IPv6论坛主席:中国运营商应加快IPv6部署

IPv6论坛主席:中国运营商应加快IPv6部署

更新时间:2011-08-14 17:56:33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李传涛)今年是IPv6部署关键之年,全球IPv6论坛主席LatifLadid从过渡技术、部署时机以及商业价值多方面分析了中国需要加快IPv6部署的原因。

    4月7日-8日,全球IPv6高峰会议在北京召开。在发表演讲后全球IPv6论坛主席LatifLadid接受了《通信产业报》(网)记者的专访。

    在采访中,LatifLadid表示,从全球推动IPv6商用的情况来看,中国做的并不太好。“中国的需求更迫切,美国其实也在等待中国。我们本来认为美国应该在后面,现在的情况相反,中国在后面。”LatifLadid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运营商决策层投资未来的眼光。
 
    “成功的秘密藏在未来,谁更好猜出未来的秘诀,并去做,就能成功。”LatifLadid说。

    NAT技术并非好选择

    《通信产业报》(网):今年,国际互联网编号分配机构IANA宣布全球IPv4地址已经分配完毕,这对于全球互联网发展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LatifLadid:IP地址的分配分为两级,IANA掌握着全球性IP地址分配,2月,其一次性把剩余的五个地址块分配给地区级分配机构,中国及澳大利亚的IP地址由APNIC分配,APNIC今年4月已开始使用最后一块地址块,预计今年中期会耗尽所有二级地址。

    中国是IPv4地址需求量最大的国家,其次是美国。但是,美国自身有很多IPv4公网地址储备,中国则不然。2001年,中国有8000万IPv4地址,现在这一数字增长至4.4亿。而美国拥有15亿IPv4地址,占了全球37亿可用公网地址的近一半。

    中国以4.5亿用户,成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中国同样是移动用户最多的国家,拥有8.6亿手机用户。而手机用户中会有50%成为移动互联网用户。全球最大的20个网站,其中5个在中国。而中国人口的70%、手机用户的85%,都没有真正接入到互联网。物联网和智能电网、云计算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地址需求,因此只有推广IPv6,才能满足应用需求。

    面临IPv4地址不足,业界在技术上采用私有地址或运营商级NAT短期满足互联网发展需求,但从长期看,肯定是不行的。大量使用NAT和私有地址技术,互联网会失去非常重要的透明特性。比如,谷歌根据地址投放广告,如果不能够追踪最终地址,这会让谷歌的损失达200亿美元。因此,谷歌也非常关心IPv6进程。互联网发展需要很多可路由的IP地址,由此部署业务。如果把这些业务放在NAT后面,业务就会受到损失。所以私有地址和NAT无法满足需求。

    中国不应该跟着欧洲和美国思路,扩展NAT这样的技术的部署范围,而应该将IPv6提上日程。而这也是华为占据更重要地位的契机,因为思科在IPv6领域并没有快速跟进。

    但是,如果看看全球IPv6的使用状况,中国做的并不好。在全球路由表中,中国只有137个前缀发布,这也就意味着只有137个组织机构接入了IPv6网络,在全球仅排名第14位。其中,只有17个前缀在全球路由表真正可见。而且这17个前缀还只是32位的前缀,地址数量较小。在美国和欧洲,主要运营商都使用/19位前缀,这样的前缀才能满足千万级用户的使用要求。这说明中国还没有真正在IPv6发力。

    中国还没有一个真正的IPv6商用网络发布。中国电信此前宣布在湖南电信进行IPv6测试,但实际上这仍然还是个试验局,而不是公开的商用服务。而美国Verizon已经公开提供IPv6商用服务。

    在IPv6部署上,中国需求更迫切,美国其实也在等待中国。我们本来认为美国应该在后面,现在的情况相反,中国在后面。希望中国的运营商很快响应政府号召,和华为这样的设备企业一起推动IPv6的部署。当然,这不足以阻止华为成为IPv6领先的设备供应商,思科仍在落后。

    运营商应投资未来

    《通信产业报》(网):运营商为何不积极?主要问题出在了哪里?

    LatifLadid:我非常愿意和中国政府进行技术交流,因为中国政府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而不像欧美,对于很多技术不关注。因为中国政府明白问题的严重性,这也让我对中国推动IPv6部署期望较高。正因为期望值较高,所以我看到了现实和期望之间的差距。

    中国运营商的决策层则和政府的技术理解能力不匹配。决策层没有明白IPv4地址耗尽问题的重要性,而只是被动等待事情的发生。问题可有可能是运营商的CTO不称职,也有可能是CEO不明白技术细节,或者是技术人员明白问题的必要性,但不知道怎样反映给上级。

    全球IPv6论坛的IPv6ready测试中,以前见到最多的是美国、日本和部分中国台湾设备厂商参加,而现在有大量中国设备商参与其中。目前,中国共有45家设备厂商参与测试,如果中国IPv6市场未能健康发展,这些设备厂商的命运让人担忧。

    《通信产业报》(网):运营商认为,他们没足够的力量推动整个IPv6过渡,尤其在终端和应用方面,在这方面政府可以发挥何种作用?

    LatifLadid:其实中国政府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比如投入很多资金引导建立CNGI,以支持IPv6。但运营商没有把这转化为商用的一个契机。这样的政府投资和推动,如果发生在欧洲,运营商们会很兴奋,追在政府后面,把商用化做上去。

    希望中国运营商应该有投资未来的战略眼光,而不是等待技术创造价值。应该提前为将来的发展做投资,才能真正推动可持续发展。

    中国人手上钱很多,但忙着数钞票,没有人想为进一步赚钱怎么投资未来。而也许因为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总是为赚更多的钱投资。因为,不为将来投资的话,将来会走下坡路。

    双栈是中国的好选择

    《通信产业报》(网):一些专家称,IPv4向IPv6的过渡技术还不是很成熟,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LatifLadid:在IPv6发展初期,还存在着v5、v7和v9技术。而IPv6就是因为满足共存共通的需求才脱颖而出。

    其实,IP协议更改任何一位都不能共通,v4、v6本身在协议层是不能兼容的。但有很多方法能够让他们共存。其中,最基本的三个方法分别是翻译、隧道、双栈技术。对于中国,最好的过渡共存技术是双栈:首先,中国有三亿多v4地址,这些地址足够支持全网双栈。相比之下,印度只有1.8亿,不足以支持。其次,全网双栈具有更高的安全性,而协议翻译会使v6的安全特性丢失。此外,中国的互联网内容大多是中文的,中国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互联网部署IPv6。

    《通信产业报》(网):近期,业界专利纠纷比较多,IPv6未来发展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吗?

    LatifLadid:IPv6基本协议是开放的,没有专利,可能有一些相关的应用层及支持IPv6专有协议的专利,但这不在我关心范围内。

    IP地址是美国国防部发明的,一开始并没有准备公开使用。美国国防部因此一开始就占用了15%的地址。当时其实有很多协议在竞争,IP并没有占据领先的地位,大家也就不关注IP地址分配。后来为了促进IP协议的使用,美国国防部到处派发IP地址。1992年,美国国会推荐使用IP协议,这标志着IP时代到来,而IP地址也出现了短缺。

    在地址方面,IPv6地址足够大,供银河系的几千万个星球使用都足够了。因此,从IP地址分配的角度看,足以满足需求,美国也不会阻止IP地址流向中国或其他国家。

    《通信产业报》(网):您认为华为可以成为IPv6领先的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突出表现在哪些方面?

    LatifLadid:在通信业的商业模式上,最初大家以为需求出现后由设备商来满足。但实际的情况是,运营商很多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需求,这就需要设备商——如华为正在做的——理解技术上的需求,并告诉运营商,甚至主导引导运营商。华为不像别的设备商,被动等待运营商提出需求,而是更多地去主动发掘。

    成功的秘密藏在未来里,谁更好猜出未来的秘诀,并去做,就能成功。IPv6未来5年会在全球大规模应用,这时候会有新的应用出现,谁能预见和猜测到,谁就能成功。我希望中国能够涌现出把握住未来应用机会的人和公司,如Facebook,Youtube所做的那样,但首先,这需要中国网络的底层架构,比如,设备和环境的部署先行展开。

    (来源:通信产业网 作者:李传涛)

 

 

 

 

分享到:

[政府部门] 工业和信息化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 科学技术部 | 商务部 | 文化和旅游部 | 公安部 | 民政部 | [更多]

[相关机构]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 中国工程院 |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 政务和公益机构域名注册管理中心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 |             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 | 12321举报中心 |

[国际组织] ITU | ICANN | ISOC | IETF | APNIC | IEEE | CERT | IGF | SPAMHAUS |